既然围绕智慧城市运动的最初炒作已经开始小退,政府技术领导人必须研究如何使用这些技术为公民和利益相关者最大程度地发挥作用。

政府技术的构想、采购和最终实施方式正在发生转变。关于智慧城市计划和项目的未来,许多预测都在变化。一些行业领导者甚至宣称智慧城市运动已部分死亡。尽管许多政府IT经理完全拥护智慧城市事业,但其他人则选择了一种更谨慎和谨慎的方法。

美国多个州首席信息官已经公开谈论了“回归基础”,并采取较慢的方法来长期推进智慧城市建设。区块链、5G和增强现实的确是令人称奇的技术,但并未改变生活,至少现在还没有。许多技术领导者已经公开或私下考虑了智慧城市运动是否导致了太多智慧城市的幻想。

智慧城市的概念对不同的人,尤其是我们的公民可能具有不同的含义。甚至“智慧城市”一词也无意间使所有创新都源于城市。而很多地方政府和其他专门机构通常在创新和新方法方面属于零基础。

其他一些因素也减慢了智慧城市的倡议。由于技术预算紧张且采购流程过时,因此采购仍然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大多数IT供应商资金不足且人员有限。这些团队也正在应对不断增加的网络安全威胁,这些威胁没有丝毫放缓的迹象。总统初选和大选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加剧,给时代带来了挑战。CIO,CISO和其他领导者正在将任何可支配的时间,金钱和人才用于改善他们的安全状况,从而为智慧城市工作留出了更少的带宽。

许多CIO和IT主管已经放弃智慧城市军备竞赛,而倾向于采用一种更具衡量性和实用性的方法。包括减少行话和流行语。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已在芝加哥和印第安纳波利斯等城市成为中心舞台。新的重点放在了诸如“支付账单,客户服务和数字参与”这样的公民问题上。智慧城市“FOMO”(害怕错过,fear of missing out)不仅影响了技术人员,还影响了当选官员、市县经理和其他利益相关者。

作为首席信息官,我们的一些合作伙伴和供应商为智慧城市FOMO做出了贡献。某些团体通常是出于好意,以最新、最出色的智慧城市小工具或服务轰炸了我们。其中许多产品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或已用于其他行业。这些产品和服务中添加了智慧城市标签,以营造一种紧迫感。在过去的十年中,特定的想法经受了时间的考验。其他方法已经适当地落在数字方面。

如果智能城市技术不能满足我们绝大多数居民的需求,它就不是很聪明。我们已经见证了开放数据运动的这种转变。开放数据门户的最早发布通常是大量原始数据的转储。门户网站是数据极客的宝库,但对95%的公民而言却作用不大。新一代的开放数据门户网站提供了更好的用户界面、视频、叙述以及最重要的背景。

最聪明的城市正在根据数据、证据和见解做出决策。最聪明的城市通过交叉协作、自动化和API打破了孤岛。这些城市将公民体验放在首位,重点放在最需要的城市应用方面。最具战略意义的IT领导者会根据每个硬件和软件决策来展望未来。

随着未来的智慧城市项目变得更加实惠和实用,我们需要铺平道路,以实现最大的灵活性和兼容性。我们的利益相关者和纳税人的期望和要求不会过低。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